偷性

作者:金萍梅

韦嘉跑到山坡上那一丛长草跟前,便见长草里有一个红花布襁褓放在那里。襁褓里包裹着一个四五个月大的女婴。

    婴孩好像被放在长草里面有些不适应,她闭住眼睛不停地啼哭。婴孩啼哭的声音很清亮,宛如流泉的水声,划破了寂静的山野。

    韦嘉赶忙上前去把襁褓抱了起来。很是奇怪,韦嘉抱起襁褓,那婴孩便不哭泣了,眼睛也睁开了。黑亮亮的,水汪汪的。跟小瑛子的眼睛一模一样的。

    婴孩睁大清澈黑亮的眼睛,静静地看了韦嘉好一会儿,然后露出了嫣然的笑容。婴孩笑着的时候,脸蛋现出一对可爱的小酒窝儿,非常的美丽。

    婴孩脸型和瑛子是一样的,圆脸儿,红扑扑的,漂亮极了!

    韦嘉马上意识到什么,他四下寻觅,不停地呼喊着瑛子的名字。

    恍惚间,韦嘉好像听见身后有声音在叫他。韦嘉回头看了,见一团朦胧的迷雾里,小瑛子正现身在里面。

    小瑛子含笑面对着韦嘉,说:哥呀,我没有食言吧,我把我们的孩子莺儿送回来了。莺儿的名字是我起的,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哥,莺儿就交付给你了,你要好好善待她呀……

    韦嘉说:瑛子,你让哥想死你了。你不要离开哥呀。哥想过了,今后就跟着瑛子一个人好好过日子,哥再也不会离开瑛子了。

    瑛子摇了摇头,说:哥,你别伤感了,我们的尘世缘分已尽。你好好地生活吧。把我们的莺儿养育成人。莺儿会是你的寄托的。哥,你多保重,照顾好咱爸妈……再见了,哥……

    瑛子说完话,渐渐随着那团迷雾消失了。

    韦嘉赶忙上前追赶,可是来不及了。等韦嘉快要赶上去时,瑛子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韦嘉怀抱着莺儿在山坡上大声呼喊着瑛子的名字。然而回答韦嘉的是远处山谷无奈的回音。更为奇怪的是,随着瑛子的消失,天上那道绚丽的彩虹也渐渐隐匿而去了。

    韦嘉恍然感觉到这是一个梦。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梦。可是,怀抱里的莺儿是真的,是有血有肉的。

    韦嘉呆呆地站立在山坡上,仰望着天空,想着瑛子最后消失的那一瞬间。他看见瑛子的眼里也是盈含着晶莹的泪花的。

    这似乎是一个神话的故事。可是眼下是真真实实地发生过的。而且手里怀抱着的莺儿,也是真实的。

    韦嘉知道今生等待着瑛子是无望了。但瑛子把孩子送来了,莺儿便是韦嘉心里惟一的希望了。看到莺儿,就像是看见瑛子一样的。

    这件奇异的瑛子送女回来的事情在苗家山寨传开了。起初人们都不相信的。天底下哪里会有这般神奇的怪事。可是前来韦嘉家看了莺儿的相貌后,都开始咋舌称奇了。

    韦嘉的父母也欢喜得不得了。就像当年在路边拣回来瑛子一样的高兴。

    韦嘉的母亲说:这莫不是瑛子转世了?天底下竟然有这般蹊跷的事情?我们可得要好好照顾着莺儿了。

    瑛子的走失,至今就成为一个永远解不开的谜面了。或许等待着莺儿长大后,不知道还会发生出什么样的奇事来。

    韦嘉处理好莺儿的事情,准备回江申城了。韦嘉本想把莺儿带到江申城去抚养的。韦嘉母亲说莺儿是出生在苗家山坡的,就让她自由自在在山里长大吧。这样,我们两个老的身边有个孩子,不寂寞的。

    韦嘉理解父母的意思。他们是怕自己拖累个孩子在江申城里不好开展工作。但多半也是处于对瑛子的想念之情,他们要把心里的爱,再倾注到莺儿的身上。

    临行前夜,韦嘉给莺儿拍了好多数码照片。他要一直随身带上的。有了这些照片在身边,对韦嘉来说就是一种幸福的寄托了。

    回到江申城。让韦嘉感到意外的是,他在公司见到胡丽梅时,胡丽梅有了明显的变化了。她穿着一身崭新的旗袍装,像是新婚人穿的服装一样。

    胡丽梅把韦嘉叫到办公室,神情有些难为情地说:韦嘉,很是对不起你了,你知道吗,我结婚了。

    韦嘉听了胡丽梅说结婚了,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是听错话了。他楞在那里,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过了一会儿,等韦嘉心境平静后,胡丽梅才详细告诉了韦嘉内情。

    事情的原委起因于胡丽梅的父亲得了绝症。父亲最大的心愿,就是要看见胡丽梅成家了他才放心。

    恰好,胡丽梅父亲的老朋友带着他的儿子来看望她。这位老朋友的儿子也是大龄青年,未婚。人长得仪表堂堂的,自己也开着一家上规模的公司。

    两位老朋友不约而同想到了彼此的孩子都没有完婚。于是,他们决定联姻了。

    胡丽梅觉得父亲朋友的儿子很诚实,也健谈,很中她的意愿的。所以接触下来,彼此都非常投缘,很快就定下亲事,在春节十五那天完婚了。

    韦嘉听完胡丽梅的叙说,心里酸酸的。有眼泪滚落出来,但那是流在心里的泪水。说句真心话,除了瑛子以外,最让他感到可以依恋的就是胡丽梅了。

    可是眼前的结局,却是胡丽梅有主了。韦嘉再次陷入了孤独之中。

    韦嘉含泪祝福胡丽梅,祝愿她幸福。胡丽梅同样是依依不舍的心情。毕竟和韦嘉好过那么多美好的日子。充满了诗意的日子。现在这些日子只有躲进回忆的往事里了。

    韦嘉从胡丽梅办公室出来时,胡丽梅最后一次和韦嘉紧紧拥抱了一下。胡丽梅含泪哽咽着,说:韦嘉,是我对不起你了。你别恨我。我希望你不要离开我的公司,我需要你的……

    韦嘉说:放心吧,丽梅。我承诺过的事情,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的。只要你幸福,我就为你而高兴。好好的过日子吧,我们都该有个归宿了。这样,世界就变得纯净了。

    胡丽梅点了点头,把眼角的泪水抹去了。

    从胡丽梅那里回来,韦嘉一夜未睡安稳觉。他感到世界是如此的孤独寂寞。他无法循着生活的边际了。泪水不断地从他的眼帘里流泻出来,不知是咸味的还是苦涩的。

    第二天,茜茜的父亲打来电话,说茜茜在寺院病倒了,希望韦嘉去看看茜茜。因为他们去看茜茜,茜茜总是不与他们说话,人好像呆滞了一般。

    茜茜的父亲言下之意,就是要让韦嘉再次去劝导茜茜离开寺院。

    韦嘉接了这个电话,才恍然想起自己的另外一个承诺。于是,他当天中午就驾车往茜茜皈依的仙茹尼姑庵赶去了…    欢迎阅读辣文小说网:http://www.hahatxt.com/dr/toux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