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长的艳福

作者:张侃侃

;第27节  第二十七节 寂寞留守

    刻钟后,杨翠云醒了过来,她对老李头说:“我们要去看一看大头。见最后一面。”老李头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但是过了一会儿,他对杨翠云说:“能不能见上大头,还得要老板同意呢。”

    “为什么?”杨翠云问道:“是咱的儿子。被他们害死了,见最后一面,还要人家同意?”

    “唉,人家老板说了,现在正值市里搞安全检查哩,如果此事被市里搞安检的人知道了,就会很麻烦,老板会扣钱,会吊销营业资格,老板就会扣咱的赔偿款哩。”

    “真是没有天理。”杨翠云哭道:“真是没有天理了。你去跟他说,你说咱们不闹,就是平静的见上一面,也不哭,也不闹。”

    “好哩。”老李头点了点头,然后对杨翠云说:“你也要想开点,别老一根筋,人死了不能复生哩,你休息下,我去跟老板说下,看看能行不?”说完转身就出去了。

    老李头找到老板,把杨翠云及小冯想去看大头的事说了一遍,老板刚开始没有说话,只是在抽着烟,过了一会儿,他让老李头坐下,说道:“李叔,咱们是亲戚,你知道不?”

    “唉,知道。”老李头答道。

    “当初,我到村里招工,已经招好了。你找到我,说是咱们是亲戚,要我照顾照顾,说是家里条件不好,刚结了媳妇,欠了债,生活条件不好,想到城里来做工,是不是?”

    “是是是。。。”老李头嘴动了动,发出很小的声音。

    “我当初看在咱是亲戚的份上,把大头招来了。还让大头干了最轻的活,当监工,拿相当高的工资。大头给你们家挣了多少钱,你算过没有?”

    “没有算过。是挣了不少。”

    “没算过。我给你算算。”老板说:“刚开始一个月九百块,包吃住,后来一个月一千三哩,也是包吃住。大头基本上不花钱,他给你们家至少挣了三万块钱。我没有瞎说吧。”

    “嗯,是有。”

    “三万块。李叔,你说,你刨地刨了一辈子了,刨了四十年了,你可挣着这么多钱么?”李老板问道。

    “没,没得。”老李头把脸低下了下去,似乎要把头埋进裤裆里去似的。

    李老板接着说:“现在好了,出事了。你们都来怪我。大头自个掉下去的,走路不小心。这能怪我么?就象一个人在走马路,脑袋望着天上,然后不小心掉进洞里去了,这能怪我么?”

    老李头没有说话。

    “当初我就不该招大头进来,一点文化都没有,工地上的知识一点都没有,一点都不懂得保护自已,那个安全带,我跟他说了几百遍了,要他系上系上,他就是不理你。尿也不尿我。我有啥办法。现在出事了,全都怪到我头上来了。”李老板接着说:“你可知道,我手下管着几百好人,也不容易的。我不可能每个人都去检查他是不是系了安全带了。人家系了,大头还是监工,监督别人系的,自已却不系,现在出事了, 怪谁哩?”

    “没有怪你,没有怪你。”老李头脸红了,好象是自已偷了别人媳妇似的,或是爬了灰,被当众抓住了似的,脸红成酱紫色了。头埋得更低了。

    “人已经死了。”李老板说:“他娘要去看,他媳妇要去看,我也是个明事理的人。这个我同意。只是现在是非常时期,市里正好在搞检查,此事不能闹,不能闹知道不。不能被市里知道工地上出了这个事,知道不?如果市里因为你们闹了,知道工地出了事,要被吊销营业执照,还要罚几十万款,你知道不?”

    “知道。”老李头说。

    “你知道个庇,再说光你知道有个球用。你要跟你老婆说,跟你儿媳妇说,说明白这些道理。不能让她们又哭又闹。这个县城有多大?有人一哭,全县都听到哩。你能保证她们不哭,我明天就带你们去看一下,只能是看一下,远远的看一下,然后就走,能做得到不?”

    “能。”老李头答道。

    “你说了不顶用。你先回去跟你婆说下,看她能做到不?”李老板说道:“要不,你先给我写个保证,如果做不到,赔款就没有了。”

    “能做到。我保证。”老李头说:“保证就别写了。”

    “那不行。”李老板说:“如果不写保证,我就不能让你们去看了。”

    “那容我上去商量下,行不?”老李头说道。

    “可以。你商定好了再告诉我吧。”

    老李头出了门,上了楼,把事情的经过跟杨翠云说了,杨翠云也没得法,她只得同意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有亮,李老头和杨翠云还有小冯就被叫醒了,说是通知他们去医院看下大头。

    李老头等三人洗刷完毕后出了门,下了楼,李老板也已经在那里等着了。他见三个人都到齐了,把不能哭不能闹的原则再说了一遍,三人表示同意后。李老板叫办公室里的小伙子拿了三个橡胶套和三副口罩还有三顶帽子过来,说道:“把这个戴上。”

    三个人按照办公室小伙子说的顺序,先把橡胶套带在头上,再把口罩和帽子戴上后,三个人依次上了车,前往医院去了。

    小冯觉得戴上这个橡胶套后,外面的声音全听不到了,她估计自已说话人家也听不见了。没得办法。她虽然感觉有些不舒服,但是又不能再说什么,即便说什么,人家也不同意。所以,只得闭上嘴,什么也不说了,坐在车里,她想象着大头会是什么样子。

    车很快就在一家医院门口停了下来,看得出来,这家医院规模不大,位置也挺偏僻,这个时候,天还没有完全亮,医院门口连一个人影也不见,保安估计也是睡着了。

    李老板朝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下车,然后用手指了指医院,示意他们跟着自已进去。老李头和杨翠云还有小冯,只得跟在他的后面进了医院。

    医院里一个老年人在前面带路,他们走了一段路后,停了下来,小冯见前面的墙壁上写停尸房,心里顿时紧张起来,一切关于鬼的故事,恐怖的事情都从脑袋里涌了出来,她心里害怕起来,腿似乎有些发抖。她想抓住婆婆的袖子,但是手伸了出去,却没有去抓,又缩了回来。

    医院工作人员把门打开了,也开了灯,李老板带着老李头等三个人走了进去。医院工作人员走了一具尸体旁边,把上面盖着的白布拉开了。

    小冯看了看,她见大头的脑袋上有一个口子,出了很多的血,脸色惨白的,白得吓人。她赶紧把头偏开。

    “可以走了吧?”李老板连说带划的。

    老李头点了点头。

    李老板就带着他们三个人一起出了医院,在医院门口,他朝天吐了吐口水,说道:“唉,现在你们满意了吧。上车。”

    上了车,老李头、杨翠云,小冯等三个人把脸上戴的东西取了下来。李老板对他们说:“现在看也看了,等下回去就签字吧,火化了算了。这种天不能再放了。”

    “嗯。”老李头没有再说话,只是杨翠云嘤嘤的哭了起来。

    “还没有说赔款的事情,还不能火化。”小冯突然想起这事来,她小声的说了出来。

    “对对对。”老李头也咐着说,还不能签字。

    秒记品读小说张侃侃《留守村长的艳福》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hahatxt.com/dm/liushoucunchangdeyanf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