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陈美锦

作者:沉香灰烬

    :欢迎阅读《良陈美锦》最新章节阅读:http://www.hahatxt.com/dm/liangchenmeijin/    </strong>帝登基后八年,国泰民安,四海升平。乐-文-

    当初那个怯弱的少年皇帝也成人了,作风凌厉,励精图治。这些年越发的令人捉摸不透。

    叶限站在书房里,听他批阅奏折说:“这人蠢笨无比,还不如叶爱卿的鹦鹉哥聪明呢”说完扔了本奏折给他。

    叶限接在手里,打开一看名字,已经清楚皇上的意思,缓缓合上。

    “御史台赵大人弹劾陈大人的门生遍布朝野,如当日之张居廉。”叶限缓缓地说,“臣倒是不这么觉得。”

    朱骏安抬头看他,眉峰微挑。

    随后他侧头问旁边的太监:“首辅在哪里?”

    太监答道:“回皇上,首辅在内阁议事呢。”

    朱骏安点点头说:“传旨,让他议事完过来一趟。”接着伏案继续批阅奏折。

    叶限静了一会儿才退下。

    门外已是星稀的时候,暮色四合。

    身边的护卫拿了斗篷过来给他披上,低声地问:“侯爷,您说皇上这是疑心陈大人呢,还是护着陈大人呢?”

    既然护着陈彦允,又何必给叶限看这本奏折。既然是疑心,又何必找陈彦允过来。

    叶限只是笑着叹了口气:“皇上本事大着呢,这等心智都要越过我去了。”

    “那您呢,要和陈大人说吗?”

    叶限摇头:“陈彦允还用不着你我操心。”

    他如今把持朝纲,难怪皇上忌惮。虽说有张居廉的先例在,但是人走到那一步了,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陈彦允身为内阁首辅,岂能不执掌大权。

    但是只要有他在,朱骏安就不至于真的疑心陈彦允。

    叶限还是远远地看到陈彦允走过来,他被众人簇拥着,看到叶限了,陈彦允低声问:“侯爷这么晚了还进京,可有要事?”

    叶限道:“却也没什么要紧事,不过是皇上给我看些折子而已。”

    陈彦允略一思索,点头:“侯爷夜归,小心些吧。”也没有多说什么,越过他朝正殿走去了。

    皇城外一片孤柳,眼看着府学胡同就在前方了,叶限心里才放松了些。

    世子夫人的房内传来孩子稚嫩的读书声。

    见到他回来了,三岁大的小世子就朝父亲伸出手:“爹爹、谊哥儿要抱抱……”

    罗氏连忙站起来,脸色微红。

    叶限挑眉:“怎么了?”

    他把孩子抱到怀里,孩子笑嘻嘻地扭来扭去,抓叶限的头发。

    瞧着叶侯爷那张玉淬般的脸,罗氏绞着手帕小声说:“妾身,在教谊哥儿背书……”

    “我听到了,背什么呢?”

    谊哥儿立刻炫耀地开口:“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出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谊哥儿小小年纪,却非常的聪明,这些别人教几遍他就会了。

    叶限一听就沉下来:“怎么教他背这个?”

    罗氏瞧他好像不高兴,更忐忑了:“妾身就会得几首诗,还是妾身的父亲喜欢的。你要是不高兴,我以后就不教他了……”

    叶限忍了忍,还是叹了口气:“没有说你什么,只是背错了。”

    罗氏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叶限坐下来,向她招手:“过来坐下。”

    罗氏有些犹豫。

    叶限的语气更冷了些:“你还怕我吃你不成?”

    罗氏只得坐在他身边,闻到丈夫身上淡淡的皂香,便朝他靠近了些。

    叶限指着书,一句句地教她,直到她的读音完全正确为止,倒还挺有耐心的。谊哥儿在一边看看母亲又看看父亲,然后撅着屁股往父亲怀里爬去。

    叶限很不喜欢小孩。

    但他对谊哥儿从来没有不耐烦过。

    就是这个时候,他才对奶妈说:“把谊哥儿抱下去,今天好好教夫人读诗。”又讥讽地和罗氏说,“你跟着你那大老粗的父亲能学什么,他认得几个大字,还敢读东坡了?”

    罗氏知道他嫌弃自己没学问。

    “侯爷要是嫌弃妾身,那妾身……妾身就不教了。”

    叶限拧眉:“你这说的是什么,我惹到你了?”

    罗氏抿着嘴不说话,怕又惹了他不痛快。坐得背脊直直的,比站着还紧张。她又瘦,纤细的脖颈显得非常纤弱。

    叶限语气缓和了一些:“算了,你还要学吗?”

    罗氏点了点头。

    她这么喜欢他,自然是希望能和他越近越好。

    学完诗之后进晚膳,叶限要去向老侯爷请安,罗氏陪她一起去。老侯爷近日病了,叶限在他床榻伺候了很久才回来,回来之后他也实在太累,靠着罗汉床睡着了。

    罗元叫了他几声,却没有把他叫醒。

    叶限靠着迎枕,平日平冷的眉宇倒是温和了不少,俊秀的侧脸,映着垂着的长睫的影子。

    他很少与自己亲近,只有这个时候最不设防。

    罗元放下手中的针线活,让丫头把谊哥儿抱去暖房睡觉。

    只是这个大的睡着的,她却没有办法移动他。他虽然看上去瘦,但也比她沉了太多。

    罗元也在罗汉床上躺下来,牵着他的衣袖,小心地把头靠着他的手臂。不敢压着他,她小心地维持了一个侧身的姿势。

    就好像他把自己搂在怀里一样。

    罗元满足地闭上眼睛,就这么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真的在叶限怀里,他搂着她,还能闻到他身上好闻的味道。她吓了一跳,抬起头就发现夫君那张冷淡的脸,正看着她:“这么睡着,你也不嫌累得慌?”

    罗元连忙要起来,背撞到了小几,又摔到他怀里。

    叶限在她头顶说:“慌什么呢,冒冒失失的,撞着没?”

    他搂着她坐起来,罗元摇了摇头说:“撞得不厉害。”却不敢看他的眼睛。

    叶限点头,没撞着就不关他的事了。他起身,罗元伺候他穿了朝服,送他出了门之后她才回来。

    早上抱着谊哥儿去见高氏,罗元却一直都笑着。

    高氏知道自己这个媳妇的,但凡叶限对她稍微好些,她就高兴得跟什么似的。但是叶限这人着实冷淡,便是是对别人好,那也是最细微、最不明显的好。要是不了解他的人,说不定还会以为他对人有敌意呢。

    她笑着问罗元:“怎么这么高兴?”

    罗元抿了抿嘴,只是摇头:“母亲,我给您熬了盅补汤,您尝尝吧。”

    高氏就不再问了,而是跟她商量她回门的事。

    罗元是武定候嫡长女,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却是继室所出的。这两年都陆续出嫁了,后天是武定候的寿辰,都要回去给父亲祝寿。

    罗元其实不太愿意回去,她嫁过来的时候是无限风光,被人羡慕。但是这些年,她和侯爷不合的事谁都知道,甚至有传言,侯爷都不会留在她那里过夜。她在母家的地位有些尴尬,倒是让继母的两个女儿更得意了。

    高氏说:“我让叶限陪你一起回去。”

    罗元摇摇头:“还是算了吧,他整天的忙。”

    高氏嗤笑说:“他有什么忙的,我说定了。反正他也好些年没陪你回去过了。”

    第二天,高氏果然让叶限陪她回去。

    罗元收拾东西的时候,他就百无聊赖地在旁边等她。

    听说叶限陪她回来了,武定候都亲自出来迎接他们。叶限如今身为兵部侍郎,在朝廷地位超然。罗元知道他的脾气,怕他和武定候无话可说,就道:“你要不要先休息?”

    叶限冷淡地摇头:“不用了,你也别管我。”

    也没有看她,跟武定候笑着往前走了。

    罗家的仆人眼睛都瞧着,这侯夫人分明就是不受宠的,罗元心里叹了口气,去拜见继母了。

    两个妹妹正在武定候夫人那里说话,二妹妹见她过来了,笑着说:“咱们长兴候夫人回来了,长姐,快过来说会儿话吧。”

    罗元给继母请安,继母不冷不淡地道:“坐吧。”

    倒是三妹妹热情一些:“长姐,上次问你那事如何了?”

    罗元淡淡地道:“尚未问过,五成兵马司职位的提升,也不归侯爷管。”

    她怎么可能用这些人情上的事去为难叶限,何况即使她说了,叶限也不会帮她。

    三妹妹摇摇头:“眼看着长姐攀上高枝,这就把我们扔在脑后了?”她抬头一笑,“听说长姐在长兴候家过得不顺?侯爷不宠你,你倒不如提你身边那两个侍女,我看都还是不错的。”

    惯常是这些嘲讽的话,罗元闭嘴不语。

    争辩一向是没有结果的,她也不喜欢对别人解释。

    她都习惯了。

    二妹妹一边剥着五香花生吃,一边道:“长姐,你在侯府说不上话,要是有什么缺的。可以回来找妹妹要,妹妹别的没有,置办些衣裳的钱还是可以给长姐的。”

    罗元穿得素净,那是因为叶限喜欢素净。

    罗元皱了皱眉:“这不用二妹操心。”

    叶限和武定候说话,正过来找罗元,听到门内的对话,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他挥手就让阻挡他的丫头下去,提步往厅堂里面走:“你们说什么呢,倒是热闹。”

    看到是叶限过来了,罗元忐忑地站起来。

    叶限却握着她的手,让她坐下来。

    叶限笑着看向罗二娘、罗三娘,眼神冷冰冰的:“接着说啊。”

    武定候夫人坐正了,嗫嚅着开口:“侯爷怎么过来了,丫头都不通传一声……”

    叶限脸上的笑容却消失了,语气一冷:“都给我说!”

    罗二娘和罗三娘吓得站起来。武定候夫人连忙打圆场:“侯爷莫生气,我们和侯夫人,不过是说着玩笑罢了。你看在我这个长辈的面子上……”

    叶限却冷道:“你算哪门子长辈,我还要看你的面子?我长兴候家虽然和善,但没有侯夫人被人欺负到头上的道理。让她们道歉。”

    罗元抓了抓他的手,想让他算了,何必和她们计较。

    叶限却看了看她:“你别管,我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结果,他非逼着二妹和三妹给她道歉。

    武定候夫人吓得不敢再说话。

    第二天他就带着她回了长兴侯府,然后质问她:“为什么不跟我说?”

    罗元小声地说:“我也不想和她们计较……何况,你、你也不在意这些事。”

    她母亲在世的时候常说,以和为贵,凡事能忍则忍。

    叶限冷冷地看着她,有些忍不住:“你这个性子……真是让我想……”

    罗元心里满是失望,他又不满意她了?

    为什么无论她做什么,叶限都不满意。

    “我欺负你倒也罢了,别人欺负你,我怎么会不管呢?”

    她正沮丧着,听到叶限这句话又抬起头,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叶限却别过头不看她,说,“算了,睡吧。”

    语气比往常更柔和些。

    罗元拉住他的手,小声说:“侯爷,谢谢。”

    叶限沉默了一会儿说:“你的性子……和她真是完全不一样。要是有谁敢欺负到她头上,她必定千百倍地还回去。就算当日不还,日后也要算计着还。”

    罗元怔了怔,世子爷说的是谁啊?

    他从来没有和她说过。

    “但你毕竟,有人护着,所以万事不用忍让。”叶限看向她,“记住了吗?”

    罗元点了点头,有种暖融融的舒服。

    是啊,有人护着她呢。

    就算他什么也不说,也不做,但是他是明白的。

    谊哥儿被抱过来,叶限抱着孩子教他读书。

    她从背后抱住他的腰。

    叶限浑身一僵,却也没有再推开她。

    罗元微微地笑起来,他终于,也有点喜欢自己了吧。叶限番外(完)---------------好久没有番外了,抽空给大家码了个。不要钱的,:-d话说许久没进系统,连账号都要忘了。。。